張玲説法|深圳律師:那些年我們考過的司法考試(上)
2020-11-06 23:29
來源: 深圳新聞網
人工智能朗讀:

張玲説法|深圳律師:那些年我們考過的司法考試(上)

關注網絡熱點,迴應網友關切。張玲説法,聯手深圳市律師協會,請來深圳專業律師,從身邊網事入手,讓法律好懂好用,做你身邊的法律智庫。歡迎你把更多的法律案例和困惑告訴我們,我們請律師來解答。(電話:83521468,傳真:83911897,郵箱:zhangl@sznews.com )

2011年暑假,張愛東律師在中國人民大學讀研時備考司法考試(張愛東供圖)。

見圳客户端·深圳新聞網2020年11月6日訊(記者 張玲)不久前結束的2020年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(以下簡稱“法考”),深圳考區報名人數再創新高,有13000人報名參考,是全國少數幾個報名人數超過萬人的城市。要擔任執業律師、法官、檢察官和公證員就必須通過國家法律職業資格考試。關於法考,你第一時間想到的關鍵詞是不是“難”?正因為每年的通過率一般在全國考生人數的10%左右,很多人把它列為中國最難考的試之一。

本期張玲説法將目光投向過去,來探究關於司法考試,深圳律師記憶裏最深的是什麼?是一道解不出來的難題,還是當時頭懸梁錐刺股的複習經歷?他們還記得自己考試的年份和試題嗎?一起來看看深圳律師關於法考的集體回憶(上篇),聽聽他們備戰考試的酸甜苦辣。

1、1990年“律考”,深圳考生通過率不足5% 

高樹華商律師事務所主任,1990年通過考試

1990年我在深圳參加了司法考試,那時叫律師資格考試——“律考”。我當時在深圳市司法局律管處工作,組織開展了一個培訓班,邀請深大法律系的老師講課,同時我自己也要參加律考,白天上班,晚上覆習。

記得那一年的考試特別難,我本科、研究生學習的都是法律,即使有功底,我考完出來也覺得心裏沒底,大家普遍的反映都是太難了,考題中考了非常細、平常容易忽略的問題,考了一些存在模糊和爭議的問題,以及一些類似腦筋急轉彎的題目,着實把大家難住了。

1990年律考是考試結束後再出分數線,當我得知考試通過時,心裏特別高興。那一年深圳大概有600人蔘加考試,通過的只有28人左右,就這樣我成為了深圳第119號律師。    

(記者的話:膜拜!當時能通過律考的,都是考神!)

高樹律師。

2、懸!准考證掉了,最後一分鐘進入考場

鄭炫媛律師(廣東誠公律師事務所),2013年通過司法考試

關於司法考試,我一出考場就完全想不起來自己做了什麼題,和同學們討論的時候,懷疑自己是不是參加的考試是不是司法考試。但是記憶猶新的是,考試的第一天第二場的卷二的時候,我的准考證可能落在來時的計程車上了,警察叔叔在門口檢查身份證准考證的時候,我蹲在考校門口把包裏的東西全部全部倒出來,就是找不到准考證,好在我清楚的記得早上的教室號和座位號,最幸運的是遇到了非常好人的警察叔叔,他幫我用對講機聯繫了學校教導主任,主任帶我去辦公室現場連線司法局,遠程傳真了一份我的准考證,順利在最後一分鐘進入考場。考試這種事情向來都是“勝者王敗者寇”,通過考試的自然是覺得不難的,我以接近400分的分數通過考試,自然是覺得不難的哈哈哈哈哈哈!2013年是我第一次參加司法考試,也是最後一次。     

(記者的話:學霸的世界裏沒有“難”這個詞。)

鄭炫媛律師。

3、最重要的是在圖書館找個好位置自習

張愛東律師(廣東耀文律師事務所),2011年通過司法考試

哈哈,這個話題好,感覺我們考試也沒有過去多久。我是2011年考的,當時在人大讀研,暑假在學校備考,我和幾個同學一起在圖書館和教室自習,具體的考題已經不記得了,那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要在圖書館裏找一個好位置。記得臨近考試的時候校園裏的核桃熟了,我們學累了跑到外面樹上摘核桃,在校門口的地攤上買西瓜。備考似乎是唯一的話題,吃西瓜和吃飯時各種爭論,有時候爭論得非常激烈。   

 (記者的話:這是一個還記得備考時吃了什麼的吃貨考生,鑑定完畢。)

張愛東律師。

4、沒記住考了啥,只記得那年夏天的酷熱

黃雲律師北京金誠同達(深圳)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,2007年通過司法考試

印象中,司考的夏天,酷熱難耐。和很多經歷過司考的朋友一樣,對於司考的印象是每天披星戴月,捧着那厚如恆河沙數的法條泡在圖書館裏埋頭苦背,恨不得將這些浩如煙海多如繁星的知識點全部收入囊中。最終在幸運女神眷顧下,如願通過了司考。更可貴的是,在這場短暫的旅途中,不僅錘鍊自我,同時收穫友情。那些一起奮戰的朋友,時隔數年後依然保持着聯繫,偶爾還會在辦案中相遇,談及司考的經歷,大家都會相視而笑。考了什麼題?只記得題目確實難,記不住考了什麼。  

(記者:一段難忘的回憶,除了題目,其他都印象深刻。)

黃雲律師。

[編輯:施冰冰]